服务热线:020-38863999

利记体育APP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利记体育APP > 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

审批部门所属事业单位、 社会组织及企业,不得相关中介服务

浏览2460次   更新日期:2015年4月24日 大字 小字
分享至:

国务院: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


决定清理规范与行政审批相关的中介服务 更好服务和便利群众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4月21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进一步促进就业鼓励创业,以稳就业惠民生助发展;通过《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特许经营管理办法》,用制度创新激发民间投资活力;决定清理规范与行政审批相关的中介服务,更好服务和便利群众。以促改革、调结构,保持经济稳定增长。

会议指出,清理规范中介服务是简政放权、放管结合改革向纵深推进的关键一环,有助于为创业创新减负清障。会议决定,集中清理与部门审批事项相关的审查、评价、评估等中介服务。

审批部门所属事业单位、主管的社会组织及其举办的企业,不得开展与本部门审批相关的中介服务,斩断利益关联;

除法律规定外,审批部门不得要求申请人委托中介服务;对中介服务事项实行清单管理,规范收费,强化监管,完善信用和考评体系,促进中介服务市场公平竞争,便利广大群众。

简政放权向红顶中介开刀

简政放权是本届中央政府紧紧扭住不放的改革“牛鼻子”。21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清理规范与行政审批相关的中介服务,更好服务和便利群众。这是简政放权、放管结合、转变政府职能向纵深推进的重要环节,有助于疏通生产力发展的“堵点”,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减负清障。

寓改革于调控,靠放权增动力。截至2014年底,新一届政府已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达600多项。这意味着,本届政府的简政放权任务,已经提前完成。如此亮丽的成绩单,是否意味着接下来简政放权的空间减小?恰恰相反,接下来的路更不好走。相比之前简政放权的数量达标,今后更要追求简政放权的质量。

事实上,中央部委及各级地方政府破除层层阻力精简审批权,但部分企业对此感受并不那么深。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于挂靠在政府各部门的中介服务阻碍了简政放权的有效实施。“戴市场的帽子、拿政府的鞭子、收企业的票子、供官员兼职的位子,通过形形色色的手续、关卡、资质、认证截留改革的红利。”这正是所谓“红顶中介”的真实写照。

这些中介服务,介于政府、企业和个人之间,涉及到发改、经信、住建、国土、规划等部门,具有官方色彩,为市场各类活动主体提供评估、鉴定、认证、检测、评优及咨询等有偿服务,这些中介服务的结果是职能部门受理审批的前提。企业要上马一个项目,必须由这些机构出具各种各样的资质证明,缴纳各种中介服务费。

如此一来,虽然政府部门的审批时间缩短了,但耗在这些评估机构上的时间却大大增加;虽然行政审批的项目少了,但需前置评估的项目却多了。而且这些中介业务耗时长、态度差、收费贵,许多项目的服务时限为2个月以上。据相关机构测算,中介服务时间约占项目全部审批服务时间的60%-70%。

一边在做“减法”,另一边却在偷偷做“加法”。一些行政部门设立下属事业单位承接“业务”,甚至将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变成“数字游戏”,把隐形审批权当成掠取暴利的工具,不仅增加了企业负担,而且破坏了市场公平竞争,滋生了腐败的温床,阻碍了经济的正常发展。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正是要“摸清家底”,向“红顶中介”开刀。

会议决定,一方面,集中清理与部门审批事项相关的审查、评价、评估等中介服务。审批部门所属事业单位、主管的社会组织及其举办的企业,不得开展与本部门审批相关的中介服务,斩断利益关联;除法律规定外,审批部门不得要求申请人委托中介服务。另一方面,对中介服务事项实行清单管理,规范收费,强化监管,完善信用和考评体系,促进中介服务市场公平竞争,便利广大群众。

就在会议当天,为深入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加快政府职能转变,国务院决定将国务院机构职能转变协调小组的名称改为国务院推进职能转变协调小组,作为国务院议事协调机构。其中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担任协调小组组长。

创新永无止境,改革未有穷期。可以预见,此次集中清理,实行清单管理,将会引发新的抵触。但是,改革行至此处,唯有以极大的勇气和决心,坚定信念啃“硬骨头”,割各种利益相关方的“肉”,方能还市场以清明,让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有一个宽松的政策环境,一个法治的营商氛围,一个只需要琢磨市场、不需要琢磨市长的竞争场域。(来源: 新华每日财经分析)

清理行政审批“中梗阻”更需自由竞争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4月21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清理规范与行政审批相关的中介服务,更好服务和便利群众。会议指出,清理规范中介服务是简政放权、放管结合改革向纵深推进的关键一环,有助于为创业创新减负清障。会议决定,集中清理与部门审批事项相关的审查、评价、评估等中介服务。(中国政府网4月21日)

经过数轮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审批事项不断取消、调整,行政收费已大幅度减少,但不少企业仍未直接感受到改革效果,“环节多、耗时长、费用高、手续繁琐、往返普遍”仍是办事人员和企业反映的突出问题。项目落地有多难?总理的一番斥责或许可以管中窥豹。“现在要建一个项目评估环节实在太多了:环评、水评、能评、安评、震评、交评、灾评、文评、雷评、气评……这个评、那个评,一些地方的同志都把这些评估编成了笑话!”项目建设还没开始,评估就已经跑了个“马拉松”。听来可笑实则可气的现象事实上随处可见,戴着政府帽子,拿着市场鞭子,却收着企业票子的中介服务明显与当前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和简政放权的深入推进形成“对冲”。“搭车收费”“吃拿卡要”等乱象正在吞噬着改革红利。

事实上,项目评估“中介服务”遭诟病历来已久。曾经有报道指出,第三方“中介服务”往往隐蔽而顽固。举例来说,一些建设部门的相关审批,需要提供施工图审查报告。而这个报告往往要由第三方机构完成,虽然不属于政府审批范畴,但一定程度上却使审批“提速”打了折扣。更有甚者,行政审批费减少或者没有的情况下,这些第三方中介服务的收费却依然不菲。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中介服务,既是部门权力的延伸,也存在利益输送。值得警惕的是,行政审批乱象看似发生在中介领域,实则损害着政府的形象,正如总理所言,这些不规范的行政审批中介机构,服务乱、收费高,既抬高了门槛,也扰乱了市场。

正是基于上述“病症”,此次常务会议提出,要清理与规范与行政审批相关的中介服务。一方面,清理与规范与行政审批的相关服务,是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向纵深推进的关键一环,通过清理和规范,推动政府职能进一步转变,促进政府现代化管理水平提高,从而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清障搭台;另一方面,清理规范之余,还要“引流”,为市场上的中介机构营造自由竞争的大环境,放宽中介机构的市场准入。按照竞争原则,让市场主体对中介机构进行自主选择,激发市场活力,将权力下放到位,彻底清除权力寻租的滋生之地。

除此之外,清理和规范中介服务也要注重放管结合,加强事中事后监管。要在遵循相关标准、严守安全要求的基础上,推动政府与相关中介机构分设、人员分开、职能分离、财务分账,坚决铲除权力寻租,彻底清除部分中介机构与政府部门的藕断丝连,真正确保行政审批“瘦身”的同时,避免某些“中介机构”借机“养肥”,进而危害群众切身利益。(来源: 光明网)

治理中介服务 撕掉附于简政放权上的“狗皮膏药”

清理规范与行政审批相关的中介服务,是简政放权、放管结合、转变政府职能向纵深推进的重要环节。21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清晰地传递了这一信息,会议决定集中清理与部门审批事项相关的审查、评价、评估等中介服务。

随着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推进,仅用两年时间就完成了砍掉三分之一行政审批事项的改革目标,经济主体的负担由此减轻,社会上“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氛围正在形成。

但有一些中介打着政府的旗号,从事企业活动,社会上称为“二政府”或“红顶中介”;有的行业协会依托主管单位的权力,对企业强制服务或强行收费。这样的中介乱象形成了行政审批之外的又一道高门槛,严重制约市场活力,也为寻租腐败提供了机会。

近期,国务院减负办组织多部门赴福建、山西、吉林开展的涉企收费系列调查中,发现个别单位存在违规收费的行为,如借监督检查名义向企业开展中介服务并收费等。

因此,要撕掉附在简政放权上的“狗皮膏药”,让简政放权改革收到实效,对中介服务机构清理整顿就是一项必须做的工作。

只有彻底治理乱收费的“中介服务”,才能消除行政审批的“灰色地带”,规范权力运行,防止改革红利被截留蚕食、对冲消减,才能为生产力发展梳清“堵点”,也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减负清障。

清理规范与行政审批相关的中介服务,关键在于要去除这些机构的“二政府”职能,清除现有行政审批中介服务项目中不合理的事项,合并内容重复、接近的事项,实行清单管理制度,建立权力清单、责任清单和负面清单。就如这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的要求,审批部门所属事业单位、主管的社会组织及其举办的企业,不得开展与本部门审批相关的中介服务,除法律规定外,审批部门不得要求申请人委托中介服务。

权力透明、边界清晰、责任明确,企业自然办事清楚,不会经常抱怨。企业一心把精力放在市场上,群众办事再也不用跑断腿了,官员也不用担心害怕“被腐败”了。

清理规范与行政审批相关的中介服务,还要消除行政审批“灰色地带”滋生的乱收费空间,并进一步规范收费,严厉打击乱收费行为。同时要强化监督,形成有效的监督机制,促进中介服务健康发展。更重要的是斩断利益关联,不能让公权为私欲买单,要真正做到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

清理规范与行政审批相关的中介服务,不是要遏制这一行业的发展,而是把市场的归还给市场,并以此为契机推动中介服务按照市场化的机制进行运作,创造中介服务市场的公平竞争环境,由此进一步激发市场活力,从而惠及广大民众。

 

利记体育